生死恋人

来源: 一流亚博提现到账快网时间: 2018-06-11 19:19:53人气:

(一)

躺在沙发上,欣赏着电视剧里暖男郭东升和小姨子沈莲的悲情表演。沈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坚持坐着轮椅来到了击剑馆,身穿洁白的击剑服。郭东升在沈莲的要求下带着沈莲到台上击剑,身穿击剑服与沈莲对战,只见沈莲用尽全力、拼命向前举起了手中的剑,头晕目眩间身体不适往后倾倒,平静地在击剑台上缓缓的倒下去……伴随着清脆的叮当声,那是陪伴她一生的佩剑不甘心地坠落在击剑台上的声音,剑在地上弹起来、再落下去,发出沉闷的“嗡嗡”声,像是在跟沈莲告别:再见,我的主人!我会想你的!而沈莲的身躯在慢慢地坠落着,离台面很近,很近……

同样身穿着洁白的击剑服的郭东升,猛地抛下手中的剑,口中呼唤着“沈莲”的名字,发疯的奔向前方,伸开双臂,跌跪在击剑台上,眼疾手快冲上前扶住了即将着地的沈莲,轻轻地抱在怀里。沈莲陷入到昏迷中,闭着眼睛一动不动,郭东升悲痛欲绝抱着沈莲无声哭泣。

看着她那惨白的脸庞,感受着生命从她的身上一点点的流失,她的身体一丝丝地由热变凉、变冰、转冷,心碎了一地,压抑着自己不敢出声哭泣,害怕惊醒渐渐离开他的爱人,把自己的脸挨着她那冰冷的脸庞,无声地呜咽悲啼,无奈地面对着生离死别的残酷现实,希望时针停止转动,让他的爱人再说一句话、再嗔怪地瞟他一眼,再展露一次甜蜜的笑脸,再陪他一天、一小时、一分钟,哪怕是短暂的一秒钟,多么珍贵的最后时刻!就这样,一对恋人亲密地拥抱着、依偎着,不在乎生死,只在乎我的世界你曾经来过!

人生就像是击剑,你进我退,你攻我守,有时候对手太强大,你就得后退数步,休养生息,等待时机成熟,愤起反击,以逸待劳,把对手击败,获得最后的胜利。如果只是一味地进攻、一个劲的向前冲,不顾及时机的适宜度,不注重体能的存储量,只知道盲目跟风,使出浑身的力量,横冲直撞,蒙头蛮干,不讲究作战技巧、见机行事,不懂得见好就收、以退为进,那只能输给对手,丢盔弃甲,溃败千里,最终俯首称臣,实乃一芥莽夫,一败涂地,贻笑大方了。你的人生也就彻底失败,绝无翻身的机会。

记得最清楚的是沈莲数十年以来从击剑中悟出的一些人生道理:人活着很艰难很辛苦也很快乐!我认为只要努力的奋斗,就可以得到想要得到的事物;有困难你可以克服,有错误你可以改正,唯独一件事情让你很无奈,这就是生命的消逝,没有人愿意面对死亡,当死亡来临的时候却只有无条件的接受,生离死别是人们必须面对的最可怕最无可奈何的事情。

沈莲温柔,善良,体贴,无私,将姐姐的闺女当做自己的女儿看待,一直用自己大公无私的爱温暖和包容这对父女,她用自己的爱心将郭东升父女两个感化,最后却因为得了绝症而去世。

沈莲去世了。沈莲生前在身体日渐衰败的时候,预料到郭东升会因为她的离去而消沉痛苦、酗酒闹事、自暴自弃,从此一蹶不振、沉沦下去。在事先写好留给郭东升的信中,她表达了自己对郭东升父女的爱护和担心,告诉他们即使自己死后也要好好活下去,替自己把花养好,照顾好郭妍;并且要郭东升慢慢地忘记她,希望郭东升能够健康积极的生活下去,照顾好郭妍,重新找一个爱他的人,好好生活下去,不要让自己担心下去。她会陪着他们,看着他们幸福的生活。

击剑馆的两名男性站在台上击剑,郭东升站在台下向郭妍传输击剑理念:人生就像击剑一样,有时候会成功,有时候会失败,有时候会前进,有时候会后退,重要的是一定要坚持到最后。击剑就跟生存一样必须勇敢挑战困难,必须树立信心重新面对新的生活。郭东升和郭妍逐渐懂得了生命的真谛,学会了包容与理解,同时完成了一个作为女儿和父亲角色的蜕变,消除隔阂,成为一对相亲相爱的父女。

剧情的最后,郭东升给沈莲写了一封信,感谢沈莲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,告诉她郭妍回去了复读学校读书,念书很是用功。沈父搬去和郭东升一起生活,一家人幸福的在一起,面馆生意也越来越好。郭东升告诉沈莲,自己已经能够好好生活下去,鼓足勇气面对明天。

我觉得这样的结局很不好,沈莲不应该就这样死去,说明这个电视剧的导演已经成功了,把我们每一个人都带到了电视剧的剧情里。这样的结局就算在现实生活中也不意外,只是善良的人们都希望看到圆满的大团圆结局。死者一去不复返,我们更应该像郭东升父女俩那样幸福勇敢的活下去,即是敬畏死者,也是对得起自己。

电视剧结束了,郭东升父女俩开心的放飞风筝,郭妍故意把系着风筝的细线剪断,深情地看着随风而飘向高空的风筝,把对沈莲的思念和祝福送到遥不可及的地方。

自始至终,我的眼泪情不自禁无声地流淌,像是开了闸的水库,无法控制,伤感之情无以言表。我为沈莲得了绝症离世的不幸消息而震惊悲伤,我佩服她自幼体弱多病却坚强勇敢,懂事起就知道自己得的是慢性肾脏炎,最终将会死于尿毒症。这样令家人恐怖、亲人寒心,世人都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,一个年轻美艳的花季少女却能够坦然接受,在仅有三十余年的短暂的生命里程中,她没有退却,没有气馁,用尽全身心的力量努力奋斗。

她是一个弱女子,却爱上了击剑运动;她的身体状况限制了她的生活、爱情,不允许她参加剧烈的运动,她就费尽心血、竭尽所能,自己开了一家击剑馆,并且当上了馆长、教练;她的姐姐嫌弃贫困潦倒的姐夫,在生下郭妍后竟然狠心抛弃幼女,离婚后奔赴美国另嫁他人;美丽善良的她用自己的大爱温暖和包容着郭妍父女俩,对郭妍视如己出,以一个母亲的标准要求自己、爱护郭妍,不计得失、无私奉献,并且不可思议的爱上了贫困潦倒的屌丝姐夫;最终,一对真心相爱的恋人冲破重重障碍、尽释前嫌,沈莲披上了圣洁的婚纱,做了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,却已经病入膏肓、时日不多了。

弥留之际,沈莲淡定的最后一次给自己化了淡妆,美丽苍白的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,她热爱击剑运动,不放心击剑馆,在郭东升的陪同下来到了击剑馆,这是她一生挚爱的事业,在这里每一个角落、每一缕尘埃、每一把剑身都渗透着她的心血,在这里绽放着她绚烂的青春,耗尽她年轻的生命,她感谢击剑运动陪伴她精彩的一生。郭东升帮她换上了洁白的击剑服,她喜欢穿上击剑服的安全感,自从她了解到自己的病情加重,喜欢穿上厚厚的击剑服,只有在这个时刻她会没有压力、忘记烦恼。沈莲说自己想要再一次穿上击剑服装,随后站在击剑台上,举起了手中的剑,一下子倒在了击剑台上,就此离世。

一朵艳丽的女人花刚刚披上婚纱,来不及粲然开放,就在无情的病魔摧残折磨下无奈的凋落了。一对生死恋人就这样被迫分离,阴阳相隔。却由于沈莲的坚韧不屈、善解人意而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,她虽然离开了人世,却以写信的方式陪伴爱人和亲人度过了失去她之后最痛苦的日子,鼓励他们在自己死后要勇敢地接受现实、努力过好今后的幸福生活,健康快乐的生活下去,让他忘记她,去找到自己的爱情。她会在天边陪伴着他们,直到永远。

(二)

我羡慕他们的爱情,我欣赏沈莲的坚强。我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,外表的我很坚强,在人前强颜欢笑,潇洒自如,俨然一个彪悍的“女汉子”!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在女儿熟睡的漫长的深夜,我的泪水会自然的流出眼眶,我疯狂地思念爱人,甚至痛恨爱人的意外离世。我整夜整夜的失眠,整夜整夜的哭泣,我不敢用纸巾擦拭自己的眼睛,害怕第二天女儿醒来发现我悲痛落泪时压抑的泪痕。只有泪如泉涌,任凭泪水去冲刷身心的伤痛,让肆意流淌的泪液带走我对爱人的思念和爱情,让满腔的悲愤化作无声的泪水诉说我对生活的不满,对坎坷的不屈!我不会投降,我没有退缩。

我曾经抑郁过,我曾经愤怒过,我甚至冲女儿生气怒吼,冲单位的同事和陌生人癫狂的暴怒来发泄自己的恐惧和不安。我甚至在得到爱人意外离世的消息后就呆若木鸡、神思恍惚,在赶到医院太平间门口就瘫软在地,胸口发闷、血压升高。就这样我被送入了医院神经内科,瞒着年幼的女儿,接受了为期二十天的心理辅导、安神镇静治疗,在终于接受了爱人离世的事实后,强压悲痛和不舍,回老家安葬了爱人。

我屏蔽了泪腺,展现出来的是淡漠的表情,坚强的外表,条理的思维,镇定的情绪。在爱人出殡的一段日子里,我没有流泪,我不敢去思索,我甚至不敢去瞻仰爱人的遗容,不敢去触摸爱人的遗物,一切都在亲戚朋友的热心打理下圆满结束了。看着爱人的棺木缓缓的被人们推下新挖的墓地,再也控制不住悲伤的我,再也顾不得面子,顾不得在场所有人同情、怜悯的眼神,“哇”的一声,一把抱住女儿,失声痛哭了起来,泪水哗哗的涌出眼眶,压抑了许久的悲痛一发而不可收拾,我失态了。

时间在我冷漠、抑郁下度过,那段日子里,我面无表情的应付着前来吊唁的亲戚朋友,接受着他们的劝阻、安慰。我的灵魂被我残忍的封闭在肉体以外的上空。无助的我享受这孤独的时光,像是个外人似得,看着朋友们同情、议论的情景,仿佛死了爱人的人不是我自己,而是与我无关的另外一个人。

苍白的脸上露出了冰冷的笑容,我微笑着坐在阴暗破旧的老家的木床上,含蓄的向前来祭奠的爱人的生前的同事们点头答谢,向我的朋友同事们简单地无声点头示意。他们看着平静的我,吃惊于我的坚强倔强,眼睛里的同情和怜悯目光里掺杂着佩服和赞许的成分,沉默的气氛让人压抑,我的灵魂在屋子上方飘忽痛哭,而我的脸上却是极其淡淡的笑容,僵硬的笑脸让他们质疑,让他们内心里萌生出些许的敬意。

他的生前好友结伴成群的上坟祭奠爱人后,脸上保留着明显的泪痕,擦干眼泪的他们派个代表转进家里来向我告别,让我节哀。我却凄凉的笑着说:老家条件简陋,让大家见笑了!他走了,我在完成他的遗愿,再难也必须把他的遗体带回来安葬,让他的灵魂得到安息!只是,没法招待大家,我代表爱人向你们表示感谢,感谢你们没有嫌弃他,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祭拜他!他在天堂里会很开心的。

我坚持着拖着疲惫的身躯,把他们送出了家门,看着他们走远,看着他们回头看着我的瞬间泪流满面的情形,我却微笑着向他们摆手致意!我的眼泪在哪里?我的若无其事让他们心痛。我仿佛看见我的灵魂微睁开红肿的眼睛吃惊的盯着我,爱人的灵魂也在高空俯视着没事人一样平淡镇定的我,眼中似乎流露出欣喜和赞赏。

亲戚们忙活着,几个热心的朋友在床边坐着陪我,他们有意地避免触及伤心的话题,我也有一句没一句的偶尔插一句嘴,淡定如我,坚韧如我,冰冷如我,绝望如我,我的心碎了一地,淡淡的忧伤,满满的失望,甜蜜的爱情,刻骨铭心的恨意,压抑着瘦弱的我,摧残着瘦弱的我!

办完丧事的当天下午,我就带着年幼的女儿,跟对我放心不下的年迈的父母亲一起,回到了市里的家中,回到了充满回忆和伤感的家中。这是为我和爱人坚贞爱情的见证,是我和爱人艰苦奋斗的结晶,是我和爱人苦难岁月、相互帮衬、节衣缩食、努力打拼的爱巢!

女儿在出殡时要求最后看一眼父亲的遗容,被我强硬的拒绝了。女儿,不是妈妈狠心,不是妈妈不想见爱人的最后一面,只是不想破坏你心目中慈父的光辉形象,不想让父亲的惨象打击女儿幼小的心灵,不能让女儿经受精神上的刺激!

我是一名医生,我不忍看他的遗容,闭上眼睛可以想象出他那时窒息后的挣扎、痛苦,他的遗容肯定惨不忍睹,我害怕吓着幼小的女儿,害怕给女儿纯洁的记忆里留下恐怖的阴影。而我,为了健康,为了女儿的未来,为了年迈善良的父母,为了所有爱我的亲人朋友,我必须坚强的生活,过好每一天,让爱人放心,作女儿唯一的依靠、坚强的后盾,我甚至吝啬到舍不得流下一滴眼泪来显示自己的软弱无助,用大哭一场来倾诉对爱人的思念和爱慕,害怕我的悲伤脆弱会吓到女儿。

我更加吃惊的是,女儿比我坚强,她默默地陪着我,默默地为父亲焚香祈祷,默默地为父亲跪地焚烧纸钱,默默地送父亲上路,默默地安慰着我冰冷的心,默默地陪伴父亲在人世间的最后一程。

当我终于控制不住悲伤,搂住女儿失声痛哭的时候,听见女儿那如我一样冷漠淡定的声音:妈妈,不要哭,我已经长大了,我会照顾你的!

或许是女儿秉承了我的个性,在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后,女儿平静地参加父亲的葬礼,直到葬礼结束后的这四年里,早熟的女儿没有在我面前流过一滴眼泪,爱人的事情成了家庭的雷区,谁也不会轻易触及。虽然母女俩也曾莫名的发火、争吵,然后大哭一顿来发泄心中的郁闷,把无法诉说的思念和忧伤埋在心底,但是擦干眼泪后,在女儿的一声“对不起”后破涕为笑,一切不快瞬间烟消云散。

就这样,思念着爱人,却又不敢提起,把他封杀在尘封的记忆最深处。坚强的女儿每天都在努力学习,她的心思我明白:要考上一所好的大学,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,也是对我的安慰和报答!可是女儿的成绩上升不明显,一直在中下等徘徊。我心里的痛苦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弱,反而越是压抑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脑子里的回忆越是顽固,越发的清晰。我一夜夜的失眠,一夜夜的睁着眼睛到天明,一夜夜的辗转反侧、心如明镜。女儿也一样倍受思念父亲的煎熬。